欢迎光临bobapp苹果版bobsport区文化馆! 

收藏本页  设为首页

  • 非遗保护

    intangible

  • 工作动态
  • 项目锦集
  • 美术动态

    dynamic

  • 美术动态
  • 对外开放

    open

  • 对外开放
  • 作品欣赏

    overview

  • 节目
  • 书画
  • 摄影
  • 文学
  • 歌曲
  • 公示公告

    public

  • 活动预告
  • 相关考试通知
  • 网上办事

    online

  • 留言中心
  • 网上办事
  • 文学
    您的位置: 首页> 作品欣赏> 文学
    《群众利益无小事》
    作者:bobapp苹果版bobsport区文化馆    时间:2017-06-24     分享给好友:

    群众利益无小事


    人物:王局长、张莽子、刘翠花


    (普通农家,幕启幕后一男子愤怒的声音)

    男:走开,老子今天非把他砍成肉坨坨

    女:(急促地跟着上场阻止)要不得,莽子,你和村长去硬拼,等于民兵去打正规军。

    男:老子不怕

    女:你没听村长说?他是寡母子生儿——上头有人。

    男:那就让他来整我?

    女:装傻,他总不能对一个残疾人下手塞。

    男:爬哟

    女:看到我们娃儿的份上,你就委屈一下嘛,快点,来不及了!(警上)

    警:你就是刘翠花?

    女:对,我天天都叫刘翠花,公安局长请进。

    警:你就是莽子?

    男:姐姐,我要吃糖糖

    警:他咋个这样?

    女:弱智弱智

    警:听人说,前几天都是好好的哟

    女:昨晚开始发作的,请坐

    警:哦,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bobsport区公安局长。

    女:哎哟,局长大人,你的到来让我们家受庞若惊

    男:那叫受宠若惊

    警:呃?正常的呀

    女:他……间歇性弱智,发一阵,歇一阵。局长你请坐

    警:翠花,你们曾到公安局立案过对不对?

    女: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

    警:嗨,这件事我找过你们村长哦

    女:你真的认得到村长?
    警:不但认得,熟得很哟

    男:(唱)难道他们说的都是真的?

    警:我今天主要是我们……

    女:(白)天,这一项真的遭噶了,局长,我们一定老实交代。

    警:交代啥?我们档案有你们立案记录。

    女:那是我们一时冲动

    警:听说村长打了你男人?

    女:不是、怪我男人各人没躲开。

    警:还说村长调戏你?

    女:不、是我先勾引的他,我现在还后悔。

    警:后悔啥子?

    女:后悔我肚子里的娃儿要真是他的该多好!

    警:刘翠花根据我们局里部署,对没有了结的案子,一把手要带案下访,我今天就是来问一下你们为啥突然拆案?

    女:我们——都私下解决了。

    警:你们已经解决了?真的解决了?呃,既然解决好了,那我就走了,再见。

    男:(恢复正常人,突然大声)解决个铲铲呀!

    警:呃,(挖苦)咱个又正常了呢?

    男:我本来就不“哈”!

    女:莽子,你——(打手)

    男:我就不信邪,有理还要怕!

    警:哈哈哈!

    男女:咋笑得我们心里直间跳呢?

    警:张莽子呀张莽子,我干了几十年的公安,你那点把戏还骗我?怎么样,我一个激将法你就露了原形。说,为啥装疯卖傻?

    男:说就说,是她让我装的,说你是村长的人,是专门来收拾我们的,所以——

    女:局长,莫听他的,他有病。

    男:你才有病。

    警:(对女)是啊,你才有病,有心病,莽子,你说,为啥报了案又拆案?

    男:可村长这段时间长期带信吓我们,所以——

    警:所以你们就颠倒黑白,不说实情?

    女:鸡蛋哪敢碰石头嘛?

    警:(突然一巴掌拍在桌上)不像话!

    女:你莫生气!

    警:我咋个不生气嘛,我气的就是那些败坏社会风气的人,你们这样做是纵容了他们的不良风气!

    男:我——

    女:(拉过男)谨防是圈套哟!

    警:还是信不过我?

    女:局长,你莫豁我们啰!

    警:你们投诉的案件,初步调查,确实有很多的疑点,今日下访,就是来进一步调查核实情况,最后定案哪。

    男:是圈套我也要钻,好,说实话!

    警:那好,你们就再详细说一下事情经过。

    女:事情是这样的,那天我到村办公室找村长办事,他不在,我就等撒,一会儿,他突然就跑到我后头站起噶了。

    警:(慢)他想干啥?

    男:(唱)他悄悄蒙上她的眼睛

    女:(女)还让我猜猜他是谁!

    警:后来呢

    女:后来他要我巴到他坐,说他是村长,代表组织,要我向组织靠拢。

    男:接到就要她投入组织的怀抱。

    女:我不干,他就要求和我打架

    警:和你打架?还要求

    女:他——他——

    男:他要他们舌头和舌头打架——就是亲嘴!

    女:我还是不肯,他就哈起摸了我一把,正好被我莽子撞到了。

    警:你也在一起?

    男:我早就晓得他不是个好东西

    女:(自悦)他长期跟到我后头,是怕我红杏出墙

    男:你出了墙,充其量也只是个黄杏嘛!局长,我是怕我鸡窝里头生个鸭蛋。

    警:好了,说正事!

    男:当时我太气愤了,就顺手给了他一耳光(打在女脸上)

    警:打在哪里了?

    女:打在这里了。

    警:我不是说你,问的他。

    女:他躲得快,没打到

    警:再后来呢?

    男:不到一会儿,他屋头的亲戚老表舅子,好多明星都加盟进来了。

    女:把莽子打惨了,住了半个月院,直到现在,他还有一个腰子吊起一甩一甩的。

    警:简直是无法无天了,村委会咋个处理的?

    男:村委会说,摸了就摸了,下不为例,打了就打了,各人消气。

    警:后来不是到了派出所吗?

    女:派出所所长是他侄儿

    女:所长说莽子殴打村干部,拘留一天,罚款伍佰,我属于勾引革命干部,介于没有得逞,免于处罚。

    警:乱弹琴,罚款交了吗?

    男:哪有钱交,你看我屋头嘛,后来村长找人把我屋头猪弄起去抵账。

    警:真是和我们调查的一模一样,天下哪有这样的事,明天,不,下午,我就上派出所把你们的猪钱送过来。

    男:局长我也想通了,虽然那天村长哈起摸了我老婆一把,但是我婆娘穿得厚,还好没摸到肉,小事。

    警:小事?群众利益是小事吗?群众利益无小事呀! 这件事反映出村干部党风不整,派出所所长知法违法,以权谋私,在群众中影响极坏,中央早就在宣传党风廉政建设,可就是偏偏有那些极个别人,不拿文件当回事,还不把百姓的事当回事,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,影响了我们与老百姓的关系,这个事,我们将一查到底,严肃处理。

    男、女:这是真的?

    警:真的,实话跟你们说吧,派出所所长已经停职检查,核实情况再作处理,绝不能让个别人玷污了我们公安队伍的形象。来,签字。

    男、女:好!局长!

    警:哎,再等几天,我就不是局长了!

    男、女:你——(金色盾牌音乐起)

    警:退下来了,只想在离休前再为老百姓踏踏实实地办一件实事,哎……,我二十几岁就从警,还真有点舍不得这身警服啊!

    男:你总得让我们感谢一下。

    警:不要说谢,应该感谢广大老百姓对我们公安工作的理解和宽容,在退休前请允许我以一个老公安的身份,向你们和所有支持我们公安工作的老百姓真诚的说一声,谢谢了!

    (敬礼,音乐声推打)


    (完)